办公室灵异事件

广西柳州,是个不错的城市,最起码夜生活不错,妹子,啤酒,麻将一样不少。

今晚我跟猴子和洪胖子一起去喝酒。

我不胜酒力,几杯下肚就头重了,而猴子跟洪胖子似乎就是天生就酒囊,不喝几扎漓泉七度,都不开胃。

“你们看这里夜市为什么那么火,知道为什么咩。”洪胖子打了一个响嗝,一股酒味冲向我,直接把我熏吐得翻江倒海。

猴子看了看周边的人,有说有笑……这里路段并不是很好,被一排一排榕树遮得昏天暗地,但是就是形成了一条夜市街,很热闹的那种,烧烤,烤鱼,潮汕粥等等应有尽有。

反而是外边马路,灯光明亮的地方,开着门面都没人去,一条街的距离,仿佛就像两个世界。

“东西好吃咧。”猴子随口答道,其实他也想不出所以然,不过为了面子,不懂也装懂。

我吐出一口烧得发黑的猪鞭,这嚼劲可以嚼回老家都不断地东西,也叫好吃?

我呸地吐出:“难吃得卵都跌,跟咬麻绳一个卵样,是人吃的嘛?”

办公室灵异事件

洪胖子又喝了一口漓泉,红通通的肥脸扯起一个怪异的笑容:“‘请小鬼’你们听说咩,这条街就是因为请了小鬼,所以生意才那么红火,要不你们看看,这种阴阴暗暗的角落,哪里会有人来,你们看看对面,那边是步行街,人都比不上这里,那边地段不比这里好?”

老子当场就懵了一下,这货搞什么,骗小孩玩?老子当然不信。

要知道那边步行街的门面都是上万的租金,因为这边生意火红,对面的门面张贴“旺铺转让”的,随处可见。

我跟猴子被他说的心中发毛,或许因为这里东西难吃,或许因为心怯了,就没了食欲。

猴子结账,洪胖子趁着兴头继续说:“知道我为什么每次都不做里边,听讲里面阴气重,老板每天都养小鬼,拜的不是神,而是鬼,天天这样,这老板一家子是用自己的身体健康换取生意兴隆,听说他请的是一家三口的小鬼……”

“对对对……我看那个老板脸色煞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几卵恐怖,笑起来…”猴子说着,自己都哆嗦一下。

洪胖子指了指猴子身后:哎哟……你看,你后面就有。”

“哪里?哪里?靠!滚一边去。”

办公室灵异事件

我被他们两个拽着走,胃早就难受极了,肚子有了反应,当下推开两人,猛的吐了起来,嘴巴就像水龙头一样狂喷。肚子又酸又涩。

“这个……屎逼,哈哈……”

“快写投降书……”洪胖子掏出手机,对焦……让我举手投降。

我酒劲上头,看什么都是重叠的。

我抬头看向两个家伙,嘴硬笑骂:“投你妹……”

妹夫的“夫”字还没说出,我立即浑身一僵,酒醒大半!

“傻逼,快点投降!”洪胖子不依不饶,而我的目光却集中在两人身后……

因为我看到了一辈子都难忘的一幕,并且让我连续几天都睡不好的一幕。

那是三个面目全非,头骨深陷,掺杂红白混合,眼睛酱爆……鲜血淋漓的一家三口。

刹那间,我全身冰凉,几欲做呕,呼吸急促,心中早已经发出了刺耳的嚎叫,可是嘴巴就像被人用遥控暂停了一样,定着不动。

那一家三口忽然对我咧嘴一笑,笑得我就像泡在冰水里一样!

眼看那一家三口就要过来,我该怎么提醒面前这两个家伙。

忽然间,我灵光一闪,鬼使神差的扑向两人,用行动提醒两人!我的双手猛的一推,两个家伙似乎看穿我的想法,直接轻松侧身!

而我惯性向前,扑向了那一家三口!时间好像放慢了好几百倍,我亦今为止还能记住他们扭曲形变的脸……冲我微笑……

办公室灵异事件

“砰……”

当我醒来的时候,在人民医院,第一感觉就是那股浓郁刺鼻的消毒水味道,洪胖子和猴子见状,神色激动向我围过来。

“刁!你搞毛啊,没有事你去撞车。”

“你这个卵仔也是走运,竟然只是皮外伤……”

我脑袋有些沉重,看着两个家伙嘴巴机关枪一样抱怨不停,我不是那种喜欢卖弄嘴皮子的人,没有心机与他们争辩,甚至觉得两人这种另类关怀让我心中一暖,我只能苦笑,心里暗暗庆幸,昨晚的应该是幻觉。

我的手机“嗡嗡”震动了一下,接过来看。

桶子,我行我素,小邪曲,相忘蚕,饱食,妹子信息未读……

让我头疼的是,9啊9啊9已经问我为何断更!

我一激动,手机就弄掉地上,连忙跳下床去捡。

嗯?我发现我的面前有一双邋遢的赤脚,还有血渍……诡异的是,这左右脚竟然朝向截然相反。

我惊愕了一下,缓缓抬头,刹那间头皮炸开!只见一张血肉模糊,稚嫩脸与我近在咫尺,他正在咧嘴微笑……

“啊……”噩梦中惊醒的我,大口喘息着,梦……幸好是梦。

我看了看周边,不是人民医院,而是自己的房间。

我稍稍松了口气。

“等等!”我忽然想到一件事情。

“我……是怎么回来的,我记得自己明明跟洪胖子和猴子一起喝酒……我见鬼了,然后撞车……”我努力梳理自己的记忆。

可是往后被车撞之后的记忆……怎么就找不到了。

我搜肠刮肚,想尽一切办法回忆,可是就是没有想起。

于是我慌了!今天我都没有敢出门,到了中午时候,我才想起给猴子他俩打个电话确认。

“真笨!怎么自乱阵脚了。”

我拿起手机,准备拨打,嘿!说来真巧,猴子竟然自己打过来,估计也是刚刚酒醒。

“喂!老吴吗!你快过来,洪胖子快不行了!”

这样的玩笑在我们之间司空见惯,每次都是用这种方法逗我玩。

“选好墓地没有。”我笑道。

而那边的猴子,语气更加着急了:“狗吊!不跟你说笑,今天上午都转了人民医院,中医院,肿瘤医院,没有一家敢收他!你不问那么多,赶紧过来我楼下等你。”

我放下了电话,事情来得太突然,如今的我脑子除了空白就是空白。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