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容 鬼故事

我焦急地等候在医院的产房门外,妻在里面。也不知过了多久,护士小姐才跑来通知我,“生了个女儿。”我赶忙去看妻。
妻在病床上对我抱歉地微笑:“天强,没能为你生个儿子,真对不起……”
“快别说傻话了。儿女都一样。再说,我喜欢女儿,只要她能跟你一样漂亮……”我说着凑近女儿的小脸,打算亲她一下。
“啊!”我在心里惨叫一声,突然愣住了。这时,我才看清女儿的脸,竟然和我四年前死去的女友一模一样……

整容 鬼故事
四年前。
那时我念大二,还是一个穷学生。一周的饭钱是省了又省,都不够我填饱肚子,更别说像别的男生一样抽烟喝酒上网泡妞了。我只能学习,并且努力地找些兼职做。没想到,正是在这个时候,敏君闯入了我的生活。是她主动追求我。开始我没同意,她实在是太丑了。又矮又胖,并且老相。她笑起来的时候,一点也没有年轻姑娘娘的甜美,反而还会现出几条若有若无的鱼尾纹。我虽然穷,但也算是一表人才,怎么能跟她在一起呢。
她不死心。继续对我好。说实在的,如果不是因为她长得太丑,喜欢她的男生肯定大有人在。她身上有很多传统女性的优点,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并且洗衣做饭样样都很在行。她很大方地把钱存到我的饭卡上,又为我买学习资料,夏天洗衣服,冬天织毛衣,还经常动手开小灶给我,她做的饭菜都很可口。时间一久,我也不再强硬地拒绝她了,反而慢慢默认了她对我的殷勤。然而,我的压力还是很大。因为她,我成了寝室里被取笑和讽刺的对象,常和别的男生发生口角,甚至撕打。
一个夏天的傍晚,我和寝室里的一个男生干了一架,扔下满地狼籍跑了出来。
“你怎么了?”敏君找到我后柔声问。
我不理她。烦!
“因为我?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你就会说对不起!”我爆发了。
“你别生气了,要不,今晚你暂时不要回寝室了。”
“不回寝室,我睡哪儿?”
“我们可以……出去。”她低下头小声说。
我不出声了,轻蔑地看着她。我还真没想过,和她?我从没这个打算。
“我们只是出去,不,不一定要干什么……”她的声音快小得听不见了。
“你以为我会干什么吗?”我大声说。
她脸涨得通红,嗫嚅道:“那,那,那……”
“那好吧。”我突然有些可怜她。反正我也不会对她做什么,对此我很有把握。
当天夜里,我们在校门外的小旅店里开了间房。
睡到半夜,隔壁的动静大了起来。我心里一阵燥热。黑暗中,我感到旁边有一个温暖的肉体。本能促使我翻过身,重重地压了上去。

整容 鬼故事
“你干什么?”她惊醒了。
“妈的,少装了。老子要弄死你……”我突然腾起一股无名怒火,更加用力抱紧了她。
她不再挣扎了,眼泪滴到我手指上,很热……
事后我就后悔了,这等于是自己把脖子伸进她的圈套里。这回真玩完了。我感到大错酿成,覆水难收。我悔恨诅咒,却无济于事。
男生们更加尖刻地奚落我,他们故意夸张地伸出大拇指说:“哥们儿,还是你行,那样的都敢上,厉害!”还有人说:“关了灯都一样,怎么不敢?”我无地自容。
敏君却完全死心塌地地陷入了和我结婚的美梦中。“等我们毕了业,找了工作,就把喜事儿办了,你喜欢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呀?”一次散步时她问。
“什么?”我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敏君一笑,温柔地把头靠过来:“我有了。”
“你说什么?”我大叫一声闪开。然后我迅速冷静下来,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得打掉。”
“不。”她说。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我怀疑自己听错了。
“不。要打,也得结婚后。”
“你疯了,我们会被学校开除的。”
“我们悄悄地先结了再说,谁会知道?”
“看来你早就计划好了,你想讹我。”
“你得为你自己做过的事负责。”
“你……”我都快气疯了。我竟然上了这个丑女人的当。和她结婚?那岂不是注定我一辈子无梦?还不如死了算了。我在一阵冲动中跑向河边。
天色已晚。河边几乎一个人也没有。

整容 鬼故事
我听到敏君的脚步声从身后赶来,她使劲拉住我,惊慌地问:“你想干什么呀?”
“别碰我!”我厌恶地大叫,并且狠命甩开她。
“啊!”她一下子重心不稳,失脚滑倒在河里。“救我……天强……我不想离开你……”她一边挣扎一边喊。她不会游泳?
我迅速环顾四周,没人看见。我跑开了。我在心里发狠道:“别怪我。是你自己要死。谁叫你要缠着我呢?你别再缠着我了……”
很幸运。敏君的失踪被当作一般的走失案件处理了。她的尸体也没出现过。大概是天助我也。
毕业后,我进了一家很不错的公司,并且认识了现在的妻。她和敏君一样温柔、体贴,家政也样样拿手,不同的是,她的美貌……
“今天我要去签个合同,麻烦你照看一下小美。”妻在门口叮嘱道。她生下女儿已经半年了,并且自作主张给女儿取名叫“小美”。
我实在不喜欢这个女儿,她那个埋汰样总让我想起死去的敏君。还“小美”呢?从见到她的那一刻,我就怀疑冥冥之中是敏君在作怪。据说一个女人爱一个男人,这辈子嫁不成,下辈子就会变成这个男人的女儿。一想起这个说法我就恶心得要死。
现在,只剩下我和女儿在家了。
妻一走。这个才半岁的女儿就用一双充满敌意的眼睛瞪着我,然后她突然号啕大哭。
“别吵!”我大吼。
她安静下来,开始满屋子乱爬。一个半岁的女婴居然可以爬得这么快?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火了,四处围追堵截。但是转眼间她就不见了踪影。我感到一阵莫明的恐慌。
屋子里静得出奇,太安静了,我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啊!”我突然抬头,看到的情形使我禁不住大叫。
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爬到了天花板上,并且倒挂在上面,用一双充满敌意的眼睛诡异地盯着我,脸上还露出了十分奇特的笑容,而且现出了几条若有若无的鱼尾纹。

整容 鬼故事
“砰”地一声,她重重地摔在地上,又像个婴儿般哇哇地哭了起来。
我愣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走过去。
她很温顺地停止了哭泣,抬起头,温柔地看着我,嘴里含混不清地叫道:“爸,爸爸……”
我笑了,抱起女儿,说:“爸爸给你洗个澡,乖!”真是神经过敏。这明明是自己的女儿。敏君都死了四年多了,还能作什么怪?再说,这个世界上哪里会有什么鬼怪?
女儿躺在澡盆里,很高兴地玩水。
“天强,我不想离开你,我真的不想离开你。”女儿突然开口说话。
我顿时汗毛倒竖。
“水里好冷。我好孤独,好害怕。我不想离开你呀……”女儿歪着头说,神情和那个死女人一样。
“果然是你。”我大叫。在一阵痉挛中,我突然把女儿狠狠地按进水里,并且大喊:“你为什么还不肯死?你都死了为什么还要缠着我?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你去死吧!永远不要再来烦我了……”
“先生,醒醒,快醒醒!”
我睁开双眼,护士小姐还站在我面前,我还坐在产房外的长椅上。原来刚才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真是太可怕了。
我赶忙去看妻。妻在病床上对我抱歉地微笑:“天强,没能为你生个儿子,真对不起……”
我立刻打断她,说:“是个女儿吗?我看看。”
我紧张地注视着女儿的面孔,害怕噩梦重现。很幸运。女儿十分漂亮,和妻一样,丝毫没有敏君的影子。我顿时松了口气。敏君已经死了。刚才的一切真的只是一场梦。谢天谢地!
三年后。
温柔的妻不幸因病去世,但我不能一直沉浸在悲伤中。我还得抚养我们爱情的结晶,女儿小美。她实在太可爱太漂亮了,像个小天使一样。
我在收拾妻的遗物时发现一本相册,她从未给我看过。我打开来,惊喜地看到妻小时候的照片,好可爱好漂亮,和现在的小美一模一样。再往后翻,是小学、初中、高中……还有大学入学时的照片——我傻了眼——照片上的人又矮又胖,并且老相,笑起来的时候,还现出了几条若有若无的鱼尾纹。天啊!这不是敏君又是谁呢?我急忙抽出照片想再仔细看看。这时候我发现照片背后有几行字——
“终于要和天强结婚了,我好开心。虽然天强不嫌弃我的长相,但我还是要为了他去整容。只是,人变漂亮了,身份也要改。过去的敏君就算是死了,我会用新的面孔和身份与天强结合的。现在我只有一个担心,如果我们结婚生个女儿的话,那她该怎么办呢?算了,不想那么多了。即使相貌丑陋,只要心地善良,还是会找到真心爱自己的男人的。像我一样……”
啊?
“爸爸!”
我惊恐地转过头,瞪着女儿小美。她是那么漂亮可爱,像个天使一样,但,以后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