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误入住恐怖酒店,房间里住着一群陌生的“朋友”(一)

第一章

五花酒店是座落在东塘的一四星级酒店,软硬设施都还可以,但是从没当地人入住,更没当地人选择在五花酒店摆喜酒。有风水大师说,此处风水极差,阴气旺盛,阳气不聚。不管风水大师怎么说,总之在当地人眼里,五花酒店是一个很诡异的地方。
既然酒店如此诡异,那为什么还能经营下去?
因为他们有店托。
你有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没朋友没亲人,下火车或飞机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坐上一辆的士,然后跟师傅说:送我到酒店。当然,你不知道该城市具体有什么酒店,所以只能任由师傅拉你到那儿,或者他推荐什么酒店,你就住什么酒店。在高额回扣的诱惑下,客人源源不断地被的哥们送入五花酒店,这就是五花酒店在完全没有本地人入住的情况下还能生意兴隆的原因。

程深第一次到东塘出差,着实有点小兴奋。下机后,这个愣头青便被的哥拉到了五花酒店门口,才下午四点多,时间还早,程深想先回酒店休息会养好精神,晚上再去感受当地的热情。刚走下的士,程深突然一愣,侧耳倾听了一会,然后略带疑惑地走进了酒店大厅。

灵异事件故事
“小姐,给我开个单人间。”
“先生,不好意思,标单已经满了。豪华单人间还有最后一间,您看可以么?”
反正公司报销,有啥不可以的呢?跟着服务员来到房间前,抬头一看门牌号,714,程深也没多想,抬腿就走进了房间。一进房间,程深立刻感觉到房间里面非常凉爽,跟外头的闷热完全是两个世界。

这酒店服务还真不错,人还没进来,空调就先开好了。往舒适的床上一躺,惬意立刻转化为困意袭来,没两分钟,程深就睡着了。然而迷迷糊糊之间,程深却被一阵喧哗声吵醒。
房间里面似乎有很多人,这应该是错觉?自己可是在酒店里,怎么可能有很多人来自己房间呢。程深朦胧着双眼,打量起房间来。这一眼瞟去可把程深吓出一身冷汗:房间竟然挤满了人!

每个人都是装束怪异、蓬头垢面,还等没他叫出声来,转头一看床边,一个满脸苍白双眼流血的白衣女子正坐在床沿看着自己,还发出一声惨叫——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在惨叫声中,程深猛地坐起身来,瞪大着双眼。呃……似乎惨叫是自己发出来的。
还好,一场噩梦,程深使劲揉了揉脸,环视房间一周,一切安好。抬手一看手表,都六点多了,抓紧起床洗漱一番,夜晚的东塘可不容错过。

既然打算体验东塘的热情,怎么可能错过酒吧?酒吧跟足浴是东塘的标签性行业了,五花八门的酒吧可以让每个人释放自己所有的情感。当程深从酒吧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怀里少不了搂着个妖艳美女,他随手拦下一辆的士坐了上去:“师傅,五花酒店。”
的士没开出多远,旁边有些微醉的美女看着窗外问道:“师傅,今天什么日子啊,怎么到处在烧纸钱啊?”

互换灵魂

司机头都没回,幽幽的答道,“7月14,鬼节。”
美女一愣,“今天是鬼节?”突然转头看着程深紧张的问道,“你刚才说去哪里?”
“五花酒店啊,有什么问题?”
“师傅,停车。帅哥,我突然有点不舒服,改天再约吧。”
说完还没等车停稳,她就急匆匆地开门离去,弄得程深满头雾水,“怎么了这是?”
“帅哥,你确定是五花酒店啊,要不要换个酒店啊?”
“不用了,房都开好了,就去那。”程深没好气地答道。

司机像是想说什么,转而摇了摇头,专心开车了。刚一下车,程深又停住了身子倾听了一会,然后朝大厅走去,然而并没有直接上电梯,而是来到了前台:“小姐,请问你们酒店附近是不是有什么大剧院之类的?”
“先生您好,离这不远有一个体育馆,那边有个大剧院,不过现在早关门了。您要看的话,得赶明天了。”

“不是啊,我下午刚下车就听到很久以前那种拉着二胡唱大戏的那种声音,好像还蛮热闹的,听起来有点遥远,可是又感觉在耳边一样。很奇怪的感觉,我刚才又在外面听到了。”
“不可能吧,都这么晚了,而且大剧院的声音也不可能传到这里来啊。”
“不信?你跟我一起出来听听。”前台小姐看现在前台暂时也没客人,还真跟程深走出了大厅。可是,除了经过的车流声之外,并没有什么二胡跟歌声,程深也有点茫然,“刚才明明有的啊,我还停在外面听了一会呢。”

“呵呵,您刚从酒吧出来的吧?可能听觉还没适应过来,回去睡一觉就好了,我也要下班了,等会我们值班经理会过来接班,您有什么问题的话问他吧。其实,我还是培训期的员工,今天值班经理的老婆生孩子,所以让我来顶替一会,很多事情不是很清楚。”

“行。”程深也只得无奈的扭头朝电梯走去,电梯内空无一人,7楼,应该很快就到了,电梯缓缓上升,还没到7楼却突然停了下来,程深抬头望了一下,才4楼,可电梯门打开后外面空无一人,只得随手按了一下关门,可门才关到一半又打开了,反复折腾了三四次,程深以为电梯坏了,正准备走出电梯爬楼梯上7楼,还好这次终于关上了,走出电梯,走在走廊的红地毯上,程深越走越觉得不对劲,背脊一股凉意直往头顶冒,而且总感觉身后有脚步声,有人跟着自己,可回头一看,走廊上除了暗黄的灯光啥都没有。

类似鬼宿舍

714,站在门前,程深掏出门卡,却发现怎么都打不开这门,今天这是怎么了?啥事都不顺,程深有些懊恼地朝电梯走去,准备下楼去叫服务员开门。可是刚走到电梯口,电梯门却自己开了,而且把程深吓得直跳。里面走出一个佝偻着腰、耷拉着头发的老太婆来,也不抬头也不说话,径直朝走廊走去。

等老太婆拐弯走进走廊后,惊魂未定的程深忍不住好奇,想看看这位大娘住在哪个房间,后退几步朝走廊望去。这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走廊上竟然没老太婆的踪影了,来不及多想,他慌手慌脚地走进去一楼的电梯。走出电梯,之前的那个前台美女还在,“美女还没下班啊,太好了,我房间打不开了,麻烦你给我看看。”

“也许是消磁了,你把卡给我看看。”程深拿出门卡递给前台美女,前台接过门卡插进在一读卡器样的仪器里面,然后抽出来还给程深,“现在应该可以了,您再去试试。”
程深接过门卡随口问道,“对了,刚才是不是一个佝偻着腰的大“没有呢,刚才倒是有几个醉汉上去,但不知道是几楼,而且也没大娘。”

“这样啊,嗯,知道了。”程深嘟哝着往电梯走去,然后随手按了7楼,不过瞬间按电梯的右手便停顿在空间,双眼惊讶的死盯着按键板,按键板上竟然没有4楼,4楼成了5楼,5楼成了5A楼,其实这是很正常的,现在很多楼盘都是这样,为了避讳,尾数4的都换成5,尾数5的换成5A,问题是,刚才上楼的时候明明停在了四楼啊,而且电梯门还来回开关了几个回合,怎么可能记错,难道是自己在酒吧喝多了?也懒得去深究,现在的确感觉有点醉意上头,得赶紧回房休息,这次房门倒是能打开了,房间里面还是一样的阴凉,也许是空调一直没关吧?

程深反手插上门卡取电,看着刚插进的门卡,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门卡都没插,空调怎么开得了?而且下午开房的时候我都还没进门,也就不可能事先给我打开空调啊,那这房间的阵阵凉风是从何而来的?马上抬头看了看空调,果然还是关着的,“哎,管它呢,也许这酒店有比较特殊的制冷设施吧,洗澡睡觉。”
艳遇没了,在酒店又碰到这么多诡异的事,让程深憋了一肚子火,顺脚朝边上的垃圾桶狠狠的踢了过去,“哐当”一声相当刺耳,不过程深却听得一愣。

哐当声中似乎夹杂了一声“哎哟”声,自己脚是有点踢痛了,但还不至于喊出来啊,只得拍拍脑袋,不该喝那么多的。转身走进浴室放水洗澡,洗澡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可以缓解压力,程深哼着小曲不停的转动着身子擦洗着,当转到镜子前面时很自然的朝镜子瞟了过去,镜子上已经一层水汽,看不清楚自己的健美身材了,只能朦胧地看到有个身影,刚转过身的程深突然僵在了原地,然后缓缓转回来,双眼充满恐惧地朝镜子望去:他刚才竟然看到镜子里面的身影有着过肩的长发!

虽然看不清脸,但长发的轮廓还是能看得出来,程深哆嗦着双手,朝镜子上的水汽抹去,等水汽去尽,看着镜子里面自己那张写满恐惧的脸庞,终于松了一口气。可还没等程深悬着的心放下,又马上惊恐地四下张望着——自己耳边又响起了拉着二胡唱大戏的声音,好像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又好像就在自己房间,现在的程深刚冲完凉已经清醒了很多,他明确知道自己不是幻觉了。再回想起的士上美女听到五花酒店的反应、自己回到酒店后的种种诡异事情,他已经隐隐感觉到这酒店正有一些奇怪的事情发生着。

(未完待续一)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1. avatar 鲁智深 1

    我靠,酒店走廊尽头的房间千万别住,我就遇到过这种坏事,邪门了 :???: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