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农村的那些年(真实亲历的灵异故事六)

我困了就躺下睡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觉得好冷啊,我就想拉被子盖,可是动不了,眼睛是那种微微张开的,可以看见东西,还听见我王叔和我小叔在讲话,我身边站了个人,背对着我,一动不动。就跟前面在麦地里看到的那个人。

害怕呀当时,可就是不能动,话也说不出来,突然我王叔碰了下我,我马上哭了起来,那个人也不见了,王叔就问我怎么了,我说我刚才不能动,还看见一个人站在我跟前,王叔说让我别瞎说,回去才知道,王叔去追偷麦子的时候,就感觉有人跟着,那人跑的真快,一回就找不到了,王叔就往回走,也不知道走哪了,就反正走着就看见路两边都是房子,有绿的、红的。

一家亮灯的也没有,王叔想着应该都睡了,就走,走啊走啊,还是房子挨房子,突然走到一条河前面,也看不到有水,就听见哗哗的水声,这时候来了个人问他坐不做船,船工也不抬头,就一直问坐不坐,王叔就感觉不对,折回来敲那些房子的门,半天敲遍了没人开。

他往天上看吧,连星星都没有,黑的很,这时候就看见远一点的地方有了点光,王叔站在那地方没有动,光越来越亮,原来是个人,王叔都认识,他就问王叔半夜来这干嘛,这个人也在看场,看有个人影在这晃来晃去,就来看看。

王叔说前面这都是房子,一个挨一个的,那人听了后拉着王叔走,边走边说这地邪,不让我王叔说。等到他场里才说,那地以前是个寺,也不知道供的啥,听老人说是供黄狼子仙(黄鼠狼精)的,后来破四旧的时候拆掉了,现在是荒地,种过那地的人不是疯就是家里出事,就没有人敢种了,王叔听完脸色都变了,赶快回到了我们自己的麦场里!

刚回来没有多久我就开始哭了,那时候天也快亮了。远远听到有公鸡打鸣。过了半个小时多,天就差不多亮了点,那时候正赶上放暑假,好多大人就把小孩带去帮家里干活,可搞笑了,我就看着我同学(是个女生),被她妈揪着耳朵往她家地里去,我那同学哭的跟杀猪了一样,她妈说,“死妮子,我白养你了,还不给我干活!”她就眼泪鼻涕的说“不敢了,不敢了”是那种极其痛苦的表情,我小叔就上去拉劝,说了几句她妈就松手了,就听她妈说,也不知道昨天晚上是什么东西,对着她们家叫唤了一夜,都没让人睡好,这一大早要趁凉快下地干活,死妮子就是不起来,非打她一顿才过来的。
白天就回家了,我还特别困,回家吃了饭就睡了,就感觉刚睡下没有多久啊,可一睁眼,太阳马上落山了。我起来看了看,奶奶就让我去叫地里的人都回来吃饭。我就一路小跑的到了地头,地长的很,这边麦子基本都收完了,大人都在地的另一头,我就趟着麦茬(麦子收割后留下的桔梗)往那边走,要从坟边过去,那个坟就是刚去世不久的那个爷爷的坟,花圈就放在坟上,风一吹哗哗的,我也不敢多看,跑着从旁边过去,就听见有人叫我,原来是我婶子(农村基本有个辈分,也不算是亲戚),在后面跟着我呢。

她问我干啥去,我说叫我们家人吃饭,她就让我快去吧,然后就提着一筒水走了。叫完他们我就调头回走,走着走着,看到前面有个野兔子,这可是好东西,天天下网都逮不住它,我想着今天要能捉回去,我奶奶肯定高兴的很,就慢慢靠近那个兔子,它见人一来,拔腿就跑,那时候地里的小麦收了差不多了,地里光光的,野兔子也没有个藏身的地方,我也就跟着追,追的我都跑不动了,就眼看着要追到,不过还是让它跑了。

追的挺远的,到了沼泽地,长的都是芦苇,还有好多毛蜡(它长出的一种形状像香的东西),我下去撇了好多,那些同学给我讲的,点在家里可以驱蚊子。太阳已经落了,天都有点黑了起来,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在芦苇里乱窜,芦苇都是哗啦啦的声音,我没有看,就赶快往家跑,回到家,地里干活的大人也是刚到家。

没有过几天,家里的麦子就都收光了,夏天热啊,晚上睡早你也睡不着,老人都搬个凳子,在门口那么围起来一坐,就开始拉家长了,那谁,你家姑娘找婆家的事怎么样了,那谁谁家的小伙子不错。这种配对子的是老人们最喜欢的了,不过我更喜欢她们讲故事。

晚上的时候我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