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油画中的模特

导语:鬼故事:油画中的模特!

季雨坐在软垫子的椅子上,靠着高高的椅子背。头向后仰,枕着椅子背,脸朝向敞开着的落地窗。她身上没穿衣服,只有一条红色的绸缎布,裹着身体,遮住了羞于暴露的部位。眼睛看着敞开的落地窗户。

外面是宽大的阳台,越过阳台的栏杆,是宽大的院子,绿树成荫。在大片的树荫中,放着一张躺椅,阿华瘫坐在上面,手里捧着一片平板,正在观看着电影。

在他旁边,放着一张小圆桌,桌上放着一杯茶饮料,是别墅的主人金先生亲手做的。金先生此时与季雨同处一室,中间的距离是两米远,隔着一块画板。油画布固定在画板上。

金先生晃动着画笔,在小水桶里晃干净笔刷上的颜料,在颜料盘中挑起另一色的颜料,在调色板上调色。抹上了油画布,铺开大片的颜色,再在大片的颜色中,勾勒出人形的轮廓。

三个小时过去了,金先生在油画布上绘出了季雨。脸部的五官,勾勒的精致,其它部分,不及脸部的五官勾勒的精致。瘫坐在躺椅上的阿华,坐起了身体,把平板放在了旁边的小圆桌上。拿过小圆桌上的茶饮料,一饮而尽,空杯放回小圆桌上。

他走上阳台,走过敞开着的落地窗,进到房间中,轻咳嗽了一下,提醒正在专注绘画的金先生,时间到了。

金先生放下了画笔,季雨离开了软垫子的高背椅子,裹着绸缎,进了房间门外的卫生间。在卫生间里换回了一身的衣服,穿戴整齐,走出了卫生间。别墅的大门外,停着一辆车,是阿华租来的车,载季雨回家。

别墅的主人金先生,等在了车边,在与驾驶座上的阿华闲聊着。看见季雨从别墅里出来了,绅士的拉开了后排座位的车门。季雨上了车,隔着车窗,看见金先生微笑着,挥手向她告别。季雨礼貌的,也微笑着向金先生挥了挥手。

到家后,阿华搂着季雨坐在床上,看她数着手中的一叠钱,厚厚的。是离开别墅时,金先生给阿华的。是约定好的一部分酬金。''亲爱的,这块天降的馅饼没问题的。''阿华说。季雨把钱收进了皮包内,明天出门后,存入路过的银行。

金先生是一周前,到阿华和季雨工作的酒吧消费的。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在舞台上跳舞的季雨,等她结束一曲后退下舞台,金先生向她提出,要聘用她做兼职的油画模特。

报酬丰厚,是她年收入的十倍。只占用她三天的时间,每天只要求她坐在椅子上不动,维持住三个小时。季雨因为担心而犹豫。她不熟悉金先生,只听他介绍自己是个商人,有画油画的兴趣爱好。鬼故事:油画中的模特

阿华听季雨说了这份兼职的事情,立即按照金先生留给季雨的名片,拨了电话过去。开门见山的说:''我是她的丈夫。''阿华向金先生提出要求,要全程陪着季雨,在旁边看着。

金先生答复:''可以。''阿华驾驶着租来的车,载着季雨到金先生的别墅。

她在卫生间里脱光了衣服,用一条绸缎裹着身体,遮住羞于曝光的部位。坐在有软垫子的椅子上,背靠着高高的椅背。头也向后仰着,枕着椅背,面朝着敞开的落地窗。睁着眼睛,看敞开的落地窗外。越过阳台的栏杆,看院子里,一大片的树荫下,阿华瘫坐在躺椅上,捧着平板,看电影,消磨三个小时。

旁边的小圆桌上,放着一杯茶饮料,是金先生亲手做的。三个小时中,金先生沉默不语,握着画笔,在油画布上作画。季雨只听见画笔在小水桶中晃动的声响。

第二天,阿华驾驶着租来的车,载着季雨,前往金先生的别墅。金先生依旧是用亲手做的茶饮料,招待阿华。他舒服的瘫坐在树荫下的躺椅上,看着平板播放的电影。

季雨裹着绸缎,坐在昨天坐了三个小时的椅子上。背靠着高高的椅背,头向后仰着,枕着椅背,侧着脸,看敞开着的落地窗外。院子里的树木,被风轻轻摇晃着茂盛的树叶,传来细小的沙沙声。

三个小时后,阿华把平板放回到小圆桌上。站起身,双臂上抬,做了一个伸展运动,舒活一下筋骨。他走上阳台,走进了房间,走到了金先生的画板前。看见油画布上,画面比较昨天,更细致了,由衷的赞叹着。

季雨起身,裹着绸缎,进卫生间更换了衣服。穿戴整齐后,走出了别墅。金先生又等在了车边,看见季雨来了,绅士的为她打开了后排座位的车门。

季雨道了声谢,坐进了车内,隔着车窗,季雨向金先生挥了挥手,与他道别。到家后,阿华搂着季雨坐在床上,问她:''亲爱的,怎么不数钱了?''

季雨看着手中厚厚的一叠钱,沉默了一会儿,告诉阿华,自己做了一场可怕的梦。梦见了金先生的油画,已经完成了。画面中,自己的胸口插着一把细长的匕首,刀柄上是两条绞在一起的蛇。

今天,在金先生的别墅里,季雨看见了,那把出现在梦中的匕首。''就放在随手可以拿到的地方。''

阿华抱紧了她,安慰她:''别怕,只是做梦,别当真了。看在这个兼职既轻松又酬金丰厚的份上,明天再坚持一天。''

''好吧!''第三天,阿华如约,开着租来的车,载着季雨,到了金先生的别墅。

季雨在卫生间里脱光了衣服,裹着绸缎出来。坐在了软垫子的高背椅上,靠着高高的椅背,头向后仰着,枕着椅背。侧着脸,面对着敞开着的落地窗,视线越过阳台的栏杆,落在院子里的一大片树荫下。

阿华瘫在躺椅上,闭着眼睛,头歪着。平板电脑放在旁边的小圆桌上。小圆桌上放着一杯茶饮料,几乎是满的,未饮过。

阿华怎么了?季雨皱起了眉,想起身去院子里查看。''金先生,我想到院子里去看我的丈夫。''

''不用去看了。''金先生的声音从很近的地方传来:''他死了。''

季雨吃了一惊,忙转过脸来,看见金先生已经站到了面前。他微笑着,眼睛里却没有笑意。突然的袭击,季雨毫无防备。没等她做出反抗的动作,胸口就被一柄细长的匕首扎入。

金先生平静的坐回到画板前,继续绘画。在画中的季雨的胸口上,细致的绘出,一柄扎入了一半刀身的细长的匕首,刀柄是由两条绞在一起的蛇构成。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